生物科學門戶網站
BIO1000.COM

對捕食者的恐懼會引起野生動物大腦中類似PTSD的變化

可以在大腦中測量恐懼,可怕的危及生命的事件可以在大腦神經回路中留下可量化的持久痕跡,對行為產生持久影響,如創傷后應激障礙(PTSD)中最清楚地顯示的那樣。

西方大學的一項新研究表明,恐懼掠食者的激發可能會在野生動物的神經回路中留下持久的痕跡并誘發持久的恐懼行為,與創傷后應激障礙研究中的效果相當。

由西方大學的Liana Zanette,Scott MacDougall-Shackleton和Michael Clinchy領導的這項研究結果今天發表在Scientific Reports- Nature上。

Zanette,她的學生和合作者第一次通過實驗證明,捕食者暴露對野生動物恐懼的神經回路的影響可以持續超過即時“戰斗或逃跑”反應的時期,而不僅僅是一個可測量的一周后,在過渡到暴露于自然環境和社會條件的動物中。

“這些結果對生物醫學研究人員,心理健康臨床醫生和生態學家具有重要意義,”西方科學系生物學教授,恐懼生態學和神經生物學著名專家Zanette解釋道。“我們的研究結果同時支持創傷后應激障礙不是非自然的觀念,以及捕食者引起的恐懼的長期影響以及對生殖力和生存的可能影響,這在本質上是常態。”

如果能夠幫助個體在未來避免此類事件,并且越來越多的生物醫學研究人員開始提出PTSD是繼承進化原始機制的成本,那么保留對??威脅生命的捕食者遭遇的強大持久記憶顯然在進化上是有益的。優先考慮生存質量。

生態學家們認識到捕食者不僅可以通過殺死獵物來影響獵物數量,還可以通過嚇唬它們來影響它們。例如,Zanette和她的合作者在之前的一項研究中表明,害怕父母不太能照顧他們的年輕人。

在這項新的研究中證明了恐懼對大腦的長期影響表明,捕食者暴露可能會在一段時間內損害父母的行為,對后代的生存產生比以前設想的更大的負面影響。

該團隊在Western的禽類研究高級設施(AFAR)中對野生捕獲的黑頭山雀進行了研究。兩天,個體的鳥類接觸到捕食者或非捕食者發聲的音頻回放,然后在戶外聚集在一起,持續七天,在此期間他們沒有接觸任何進一步的實驗線索。在這七天之后,通過測量每個人對聽到山雀警報呼叫的反應來量化持久恐懼行為,并通過測量大腦中基因轉錄因子的水平來評估對恐懼神經回路的長期影響(杏仁核和海馬)。

鄭重聲明: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轉載文章僅為傳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標記有誤,請第一時間聯系我們修改或刪除,多謝。

白姐公开一码免费资料